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典型案例 > 商标

        

  在貌似正规的工厂里五颜六色的手机保护壳整齐地放在货架,而非法印有知名手机品牌的保护壳竟然藏在顶楼最里面的房间里……

  5月15日上午,广东警方开展飓风40号打击收网专项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57名,缴获假冒手机保护壳38万余个,制作保护壳模具19套,大型压制工具20台,涉案金额达2亿元。

  据介绍,自2020年至2022年,广东省公安厅在全省开展为期3年的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蓝剑”行动,把打击矛头直接对准妨碍企业创新发展、侵害群众利益、危害生产生活安全的侵犯知识产权犯罪。

  进入3月中旬,各地复工复产工作正有序推进。为了让辖区工厂做好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大石派出所社区民警定期到各工厂检查消防、防疫情况。3月20日,当民警在走访番禺大石诜村一家塑料制作工厂时,竟发现普通手机壳上面印有某知名手机品牌商标。

  经进一步调查,广州警方发现该公司有制造、销售假冒手机保护壳嫌疑。在广东省公安厅经侦局指导下,省市区派出所四级警方联动,成立专案组深入调查。

  据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陈岸潮介绍,通过摸排分析得知,在大石街道有两家公司从事相同的勾当,一家在诜村,另一家则在会江村。于是,专案组派出两个调查组分别蹲守在两个城中村暗中观察。

  经过连日调查,警方发现位于诜村的这家佳某塑料制品公司从外观上看与其他企业并无两样。该公司所在的厂区一层占地约1000平方米,第1、3、5、6楼是工作场所。该公司法人代表是黄某明(男,39岁,佛山顺德人),其妻子是彭某梅(女,34岁,江西安福人)。整个工厂大约有30名工人。这对夫妻平日住在佛山顺德,开的是豪车。

  而另一家广州市锦某电子公司位于会江村安平路,其看起来亦像一般的厂房。该公司股东是罗某利(男,33岁,湖南衡南人),股份占比49%,另一个股东是李某良,股份占51%。

  平日里,罗某利负责打理公司的大小事务,系总负责人,住在番禺某大型高档住宅小区,开的也是豪车。

  广州市锦某电子公司所在建筑有4层楼。1楼是仓库,4楼是生产车间和办公室,每层面积1500方左右。整个公司工人20余名,其中包括一名仓储主管、一名生产车间主管和一名财务。据测算,该公司日生产量手机保护壳达到3000余个。

  办案民警联系了村口治安队掌握老板股东的工作规律。老板们平时打包发货给客户,从货物纸皮包箱来看,也不知道里面货物有没有问题。但是,警方联系手机品牌的权利人时,品牌商明确表示没有授权工厂使用注册商标。

  经过前期摸查,广东警方确定抓捕时机已日渐成熟,决定5月15日早上一举抓获两家公司的犯罪嫌疑人。当日10时许,由省市区派出所组成50名警力集合,兵分两路前往会江村和诜村两家公司的抓捕现场。10时30分许,第一批警力到达会江村的公司等候抓捕。

  10时40分许,记者随着民警来到诜村的佳某公司附近。正当办案民警准备进入公司时收到消息,情况稍有变动。于是,办案民警在公司附近的一条小路上准备着。

  11时,各方力量准备就绪,警方展开统一收网行动。记者随着警车来到了佳某塑料制品公司一楼。一名戴着黑框眼镜、年约30多岁的女子坐在楼梯旁,用手捂着胸口,神色不定地跟民警说:“发生什么事了?我什么都不知道……”经询问,原来这名女子就是老板娘彭某梅。她是否真的不知情?

  民警随即包围了眼前这栋建筑。记者随着办案民警进入了一楼厂区,里面放满了大型机器,这是保护壳注塑成型区。此时,穿着灰色POLO衫的工厂老板黄某明出现了,他也对民警的到来感到惊讶。办案民警向黄某明说道,“我们怀疑你们制造假冒手机品牌保护壳。”“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随便搜吧。”黄某明坦然地回答道。

  于是,老板黄某明带着办案民警搭乘电梯径直来到了5楼。放眼望去,红的、紫的、白的……不同品牌手机使用的保护壳整整齐齐地放置在蓝色的货架上。货架靠近通道的一侧贴有不同的手机型号。但是,翻看这些手机保护壳发现,上面不带有任何的商标。难怪老板说随便搜,假冒产品不在这里。

  记者随着民警走楼梯上了6楼。“非本厂人员禁止入内,抓到者后果自负”数张印有相同警告的白纸贴在了6楼的门和窗上,告示落款是2015年10月16日。进门左侧,依然是摆满了手机保护壳的蓝色货架,右侧则是打包区,放置了不少纸皮箱。现场数名员供还正在作业,有的在核对数量、有的在整理包装。

  此时,老板黄某明的脸色开始有点不对劲,但依然装作没事站在一边。民警马上搜查那些可疑的纸皮箱。从靠近大门的箱子开始搜起,里面的手机保护壳都没有商标……“你把带有商标的保护壳藏在哪里了?”“没有,我们只是生产一般的保护壳。”老板还是非常嘴硬。

  可是,正当民警还是在纸皮箱旁找到了证据。

  办案民警在一个箱子顶部发现好几个手机保护壳上竟然印有华为的商标,于是他拿起来质问一名女员工:“这些保护壳从哪里来的?”女员工沉默许久,还是说不知道。

  随后,办案民警展开了大面积搜索,当他们搜到右侧区域最里面两个房间的纸皮箱时,带有商标的手机保护壳越翻越多……

  这些印有商标的手机保护壳从哪里来的呢?黄某明给出了这样的解释:“这些是客户送过来的样板,我们按照手机型号生产配套的手机保护壳,不带商标的。”可是,随着现场民警的继续搜索,发现堆积成山的纸皮箱里都放着带商标的保护壳。

  客户样板需要这么多?

  眼看这个理由站不住脚了,彭某梅又给出了一个解释:“我们只是生产基础材料的,如果客户需要印商标,我们会把原来的手机保护壳寄给客户,他们印好了以后再送回来。”这个解释的逻辑性更加糟糕,客户把商标印好了难道还需要把成品寄回厂家?

  于是,办案民警和夫妻来到厂区3楼的办公销售区域,走进老板办公室坐下来,打算好好聊聊。但无耐夫妻俩继续东拉西扯,一点都不配合。

  此时,办公室的员工正在照常吃着午饭,仿佛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在外面的办案民警发现老板旁边一个带有玻璃门的房间。打开灯进去一看,全是各色各样带着商标的手机保护壳——这就是最终成品展示厅。

  这家公司制假售假的嫌疑更大了。只是,关键证据在哪里呢?办案民警转变了思路,来到员工办公区,逐一询问员工的职责。“我只是实习生,来这里没多久……”前排一名男员工开始推脱。“谁负责做客服?”办案民警来到一名女员工的办公桌前。女员工说,她只是负责跟单,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办案民警随后在她的电脑里发现了关键的单据——出货单。根据出货单显示:这家工厂生产了基础的手机保护壳,然后根据客户需要把产品发到彩绘厂家,彩绘厂家印好商标后再把产品发回来。最后由这家公司把手机保护壳打包好发给客户。老板想通过这样迂回曲折的操作规避打击,但终究还是败露了。

  在现场搜到的数万个保护壳以及客户单据面前,老板夫妻俩再也没有辩解,而是默默地跟着办案民警上了警车,一同前行的还有在场的25名工人。

  此时,另一边也传来了好消息:办案民警抓获犯罪嫌疑人罗某利后,不仅搜到数额巨大的侵权手机保护壳,还在工厂现场缴获了印制手机商标的模具,以及大型压制工具……

  据统计,广东警方在两个现场共抓获犯罪嫌疑人57名,缴获假冒手机保护壳38万余个,制作保护壳模具19套,大型压制工具20台,涉案金额达到2亿元。犯罪嫌疑人因涉嫌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被依法刑拘。

  全媒体 记者 李晓东  通讯员 李华

  编辑 张紫灵

版权与免责声明

电脑版 | 网站声明

主办单位:全国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

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技术支持: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

网站标识码:bm22000003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