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发布 > 国际新闻

        

  美国互联网档案馆表示将提前两周关闭其国家紧急图书馆,部分原因是它能够以其他方式为用户提供服务。同时,该档案馆创始人布鲁斯特·卡勒(Brewster Kahle)呼吁数家主要出版商撤回6月初针对该馆提起的版权侵权诉讼。

  早在2020年3月,正当新冠病毒大流行开始颠覆美国公众的生活时,互联网档案馆决定基于其现有的开放图书馆启动新的服务——国家紧急图书馆。

  国家紧急图书馆合并了来自3个图书馆的扫描图书,为用户提供了100多万册图书的无限制借阅权限,目的是让“无法出行的学习者”在隔离措施的限制下仍然能够不断积累知识和接受教育。

  无限制电子书借阅政策激怒版权持有人

  在正常情况下,用户借阅图书是受到限制的。但是,互联网档案馆决定暂停通常会阻止书籍副本被无限制迅速分发的“等待名单”,这一行为引起一些作者、版权持有人和出版商的愤怒。

  版权联盟在3月对紧急图书馆的创建发表了评论,称卡勒的举动“极其恶劣”。作者协会宣称该图书馆“与联邦法律背道而驰”,并与其他创作者表达了一致意见——作者需要从销售中获取收益。

  该组织写道:“互联网档案馆像一个盗版网站一样——尽管已经有太多盗版网站存在——通过向全世界分发图书践踏作者的权利。”

  然而,大型出版商会继续简单地批评此类运作,还是真的会采取行动?

  出版商提起大规模的版权侵权诉讼

  2020年6月1日,当哈切特(Hachette)图书集团公司、哈珀柯林斯(Harper Collins)出版集团、约翰威立出版有限公司(John Wiley & Son)和企鹅兰登(Penguin Random)书屋等出版社对互联网档案馆提起大规模的版权侵权诉讼时,该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

  出版商在诉讼中表示:“诉讼是针对互联网档案馆有目的的收集大量版权书籍,在扫描、复制后在网上分发数字盗版版本的行为。”

  “互联网档案馆未经授权擅自复制和分发的原告作品中包括那些出版商目前正在进行商业销售并且以电子书形式提供给图书馆的图书,这使被告的业务直接替代了已经建立的市场。免费是难以抵挡的竞争对手。”

  出版商已明确表态,将以直接和间接侵犯版权为由主张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法定损害赔偿。但是,在最新发布的公告中,卡勒呼吁合作并和平结束这场敌对状态。

  国家紧急图书馆将尽快关闭

  卡勒在公告中写道:“今天,我们宣布国家紧急图书馆将于6月16日(而不是6月30日)关闭,恢复到传统的有限数字借阅模式。”

  “我们了解到,绝大多数人使用互联网档案馆的数字化书籍的时间都非常短。即使图书馆关闭,我们也将能够通过可控的数字借阅为大多数顾客提供服务,部分原因是非营利组织Hathi Trust数字图书馆的出色表现。”

  不过,除了这些因素,6月初提起的诉讼显然是促使紧急图书馆提前关闭的原因之一。但是,诉讼的目的却不仅限于关闭紧急图书馆。

  诉讼目标是互联网档案馆的开放图书馆

  在诉讼中,出版商将紧急图书馆的创建描述为互联网档案馆通过开放图书馆项目进行的“加倍侵权”活动。他们认为“互联网档案馆制作了数百万本仍在版权保护期的作品的镜像副本,他们没有这些作品的版权,却将它们全部免费分发给公众阅读,其中包括大量目前在售的书籍。”

  简而言之,关闭紧急图书馆似乎并没有破坏出版商诉讼的依据,而正如卡勒所指出的那样,诉讼具有更广泛的影响。

  卡勒称:“该诉讼对拥有和出借数字图书的图书馆概念进行了攻击,挑战了图书馆在数字世界中的意义。”

  “这起诉讼与一些学术出版商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学术出版商最初对紧急图书馆表示担忧,但最终决定与我们合作,为那些因隔离无法前往学校和图书馆的人提供访问权限。我们希望可以与诉讼的出版商开展类似的合作,而他们可以撤销代价高昂的诉讼。”

  互联网档案馆呼吁合作并终止诉讼

  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卡勒呼吁各方合作,称和平才是朝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但是,他关于图书馆、作家、书商和出版商基于“可控的数字借阅”(CDL)开展合作的建议似乎遇到了阻碍。

  出版商已经对CDL是一种“发明的理论”的说法进行了反驳,认为该规则“是编造的,并且会越来越糟糕。”另一方面,互联网档案馆将CDL定义为版权专家开发的法律框架,它允许一个读者一次阅读一本合法拥有的图书的数字化副本,通过数字版权管理装置(DRM)保护出版商的利益。

  相比之下,出版商却认为版权法中没有规定“仅仅因为行为人收集了相应的实物副本,就可以为系统地复制和分发数字图书提供了有力的辩护”。至少在纸面上,双方各执一词,无法调和。

  接下来将发生什么情况尚不清楚。不过,双方将付出的代价都十分高昂,所以,也许卡勒提出的共同讨论的提议可能是经过谈判达成商业合作计划的途径,相比一方或者另一方的完全失败,谈判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卡勒还写道:“现在,我们所有人都依赖互联网,被错误和虚假的信息包围着。要解决这样的问题,我们所有人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获得书籍。为了到达这个目的,我们需要图书馆、作者、书商和出版商之间的合作。”

  “让我们共同建立一个有效的数字系统。”(编译自torrentfreak.com)

  翻译:王丹  校对:罗先群

版权与免责声明

电脑版 | 网站声明

主办单位:全国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

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技术支持: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

网站标识码:bm22000003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