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信息公开> 国际合作> 执法协作

阿里联手法国化妆品品牌起诉售假卖家 索赔94万元

   信息来源:        
【字体: 】    浏览:-次   版权与免责声明

  “阿里巴巴将于近期启动起诉售假卖家专项月,首批计划对100个售假卖家展开追偿。”日前,在阿里巴巴打假联盟暨品牌权利人合作会议上,阿里宣布与联盟成员、法国护肤品牌贝德玛先后将售卖假冒贝德玛卸妆水的深圳卖家刘某诉至法院,索赔共计94万余元。这也是阿里与权利人联手起诉售假卖家的第一案。

  据阿里巴巴品牌保护合作高级副总裁姚允仁透露,“去年,通过品牌权利人推送线索和平台主动排查等多种方式,阿里巴巴识别并关闭了24万家疑似售假店铺。”2018年,他们将继续加大与品牌权利人合作,并拟新增更多品牌权利人加入到打假联盟中,进而形成合围打击。

  贝德玛携阿里起诉售假者

  沪杭两地获立案

  2016年5月,在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与品牌权利人的助力下,深圳警方破获一起百万元假冒贝德玛卸妆水案。主犯刘某今年32岁,从2014年开始经营网店“Candice香港代购”。2015年开始,刘某从上家唐某处以每瓶13元的价格购入假冒贝德玛卸妆水,冒充正品再以每瓶90元-110元不等的价格在网店销售。同时,刘某还从网上购得假冒香港卓悦发票、店标,不少顾客使用后出现皮肤过敏损伤。

  截至2016年4月25日被警方抓获,刘某通过网店共销售假冒卸妆水共计13128瓶,非法获利53万余元。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16年12月27日终审判决,主犯刘某最终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30万元。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2017年12月底,淘宝以合同纠纷为由将刘某诉至杭州互联网法院索赔53万余元及诉讼合理支出1万元。

  淘宝在诉状中称,被告刘某注册淘宝店时签署的《淘宝服务协议》中明确规定,不得在淘宝平台上销售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或其他合法权益的商品,由此给平台造成经济和商誉上的严重负面影响,应赔偿损失。

  随后,贝德玛也向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递交诉状,以侵权为由向刘某赔偿41万余元,今年1月2日该案正式立案。

  “这是国内电商平台与权利人合围打击售假卖家的第一案。”阿里巴巴集团高级法务专家卫知表示,“在以往的诉讼中,都是阿里一家起诉,难以形成合围之势。”他表示,与品牌权利人联手通过民事诉讼手段打假,将成为促使各方深入参与共治打假的新趋势,“我们期待更多打假联盟的成员可以参与进来。”

  “阿里以平台身份出面起诉售假者,表明了其禁止假货的决心和社会责任感。”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认为,面对假货这样一个社会性问题,除了一家平台依靠自身投入打击外,完善社会治理体系、多方协同参与,才是根本之道。

  假货向其他电商平台转移?

  生产源头仍在

  去年3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微博上呼吁,“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货。”

  一周前,阿里对外发布的《2017年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年度报告》显示,去年阿里已发起12起针对售假卖家的民事诉讼,涉及品牌包括施华洛世奇、玛氏、阿迪达斯、五粮液等。此外,2017年阿里巴巴平台上共有24万家店铺因知识产权侵权被关闭,消费者因怀疑买到假货而发起的退款较上年同比下降29%,每1万单中仅有1.49笔疑为假货。同时,阿里巴巴累计向全国执法机关推送涉假线索1910条,涉案金额约43亿元。

  南都记者了解到,这些数据的的背后是阿里大数据技术的推动。根据《年度报告》透露,阿里目前有生物实人认证、大数据抽检、图像识别算法等九大打假高科技。比如,2017年初,周某因店铺售假被淘宝关店处罚,但在随后一年时间内,周某反复使用PS的假冒身份证,多次申请开店,但均被“同人模型”识别出来。在周某伪造的旧冒身份证中,除了姓名、照片一致外,其出生日期、住址甚至都被反复修改。

  不过,数据分析发现,有相当部分售假分子店铺被关闭后,改头换面重新售假。2017年底,阿里打假特战队对莆田假鞋产销地做实地探访时发现,假鞋产销始终打而不绝。同时,阿里巴巴还发现制售假团伙正向其他电商转移。

  阿里巴巴平台治理知识产权保护运营总监李溪涵在现场表示,2017年网络售假势头得到遏制,但根本性解决线下假货生产源头、假货跨国境多平台流传等问题仍然任重道远。“我们发现售假平台有向微信、微店等平台转移的趋势,还有许多犯罪链条和网络尚未斩断。”

  采写:南都记者田爱丽

条信息 每页显示 条 分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第跳转

扫码关注中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网
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