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信息公开> 媒体报道> 媒体观察

版权保护,不以新旧论“英雄”

   信息来源:        
【字体: 】    浏览:-次   版权与免责声明

  说起版权保护,媒体人的态度一定是“爱恨交加”,爱其不可替代特征下潜藏的可观收入,恨其频频被侵害而无还手之力。伴随着媒体融合的深入发展,坚定不移地举起版权保护的大旗,已经是行业共识。

  在日前举办的首届中国报业版权大会上,业界就传媒行业版权保护领域出现的新问题进行剖析,多家媒体单位的实践经历或许能给艰难跋涉中的同行提供参考思路——

  侵权严重挤压媒体生存空间

  在传媒领域,侵权现象不是一个新话题。但是随着前几年侵权行为的频发,再到反侵权力度的加大,人们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已经大幅提高。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媒体尤其是报业媒体开始重新审视自身面临的版权问题?在当前媒体发展的态势下,这一“老话题”又出现了哪些新变化?

  人民日报社副社长、中国报业协会理事长张建星对此作出了分析。他认为,在传统报业的鼎盛期,由于新媒体尚处发育阶段,在市场竞争中,报业居于强势地位,报业的盈利模式主要是报纸的二次售卖。即报纸先将版面卖给广告主,再由广告内容吸引受众的眼球,从而实现报纸从传播者到受众的价值增值过程。在这个时期,媒体作为原创内容的生产者,在其盈利模式中,内容本身几乎不创造价值,因而报业媒体的版权保护意识自然比较淡漠。

  然而,当下,传统报业已雄风不再。伴随着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各类网站、新闻客户端、微信、微博平台等内容传播渠道,无偿利用媒体的原创内容迅速占领了市场,网罗了众多的用户资源,这一方面挤压了媒体的广告市场空间,另一方面也严重侵害了媒体的版权权益,甚至出现了“做内容的收不到钱,围观的拦路打劫”的现象。说到底,报业版权问题之所以引起大家的重视,主要是因为传统报业的生存发展环境较之以往有了天壤之别,并且传统报业的发展盈利模式也今非昔比。

  对于报业媒体在版权方面遇到的新问题,张建星提到,一是“求大于供”的矛盾。报业正在大力发展的新媒体对内容的需求量与日俱增,而原有创作团队自然无法满足,在转载使用中侵权现象必然会增多。二是“免费午餐”的取消。在报业集团建设运转“中央厨房”的过程中,需要大量第三方的稿件、照片、视频等素材资料。伴随版权保护意识的增强,以往相互吃“免费午餐”的行为逐渐难以行得通,报业集团就将面临严重的自身侵权问题,同时,基于这些有版权问题的素材所创作出的内容,也将难以进行版权保护并获得应有的运营收益。三是“铺天盖地”的烦恼。在互联网上,对于报社原创内容的非法转载和使用,几乎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面对如此海量的侵权行为,报社需要投入较多的资金和人员才能有效地发现并留存侵权证据,而律师费、公证费等高昂的维权成本和较低的赔偿额度之间不合理的现状,也使很多报社在维权的道路上举步维艰。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编委、编办主任、融媒体新闻中心主任林宇认为,传统媒体版权保护存在三大难点:随着技术的发展,侵权行为十分隐蔽;侵权成本低,而维权成本过高,导致很多单位即便发现侵权也只能不了了之;传统媒体市场意识不足,难以有效运用市场手段维权。

  “各种政策对传统媒体并不利。不少法规的‘避风港’原则,让媒体维权经常无所适从。在维权过程中,来自各个层面的压力比较大。媒体之间出现的侵权事件,经常会因碍于情面不了了之。”解放军报社技术运营部主任宋明亮说,除此之外,传统媒体在维权方面经验不足,赢得诉讼也会很难。

  观念提升与技术检测多点着力

  在频频处于下风的版权“对抗”中,传统媒体反侵权意识与行动也在不断增强。很多走在前列的媒体单位已经初尝版权保护带来的成果,他们用实践告诉大家:唯有科学抗争,方可体面生存。

  林宇提到,温州日报报业集团自去年开始维权探索。集团建立了资源统筹机制,实现利益共享。在集团层面成立版权维权领导小组,由社长、总编辑挂帅,同时经过权衡利弊,关闭了数字报的对外开放,从目前情况来看,对于防范侵权效果显著。集团还出台了《温报集团版权使用规范》和《版权声明》,让版权使用有章可循。同时,与1400多名编辑、记者签约,确定了职务作品的归属,除署名权归采编人员外,其他权益均由报业集团享有。筹建集团版权维权中心,鼓励采编人员举报侵权,个人可获得赔偿额10%至20%的奖励。

  除此之外,对于侵权行为,温州日报报业集团利用专业团队力量进行精准打击。同时,集团还推出辅助维权措施,通过向行政主管部门举报投诉侵权行为、向社会公布举报电话、征集作品被侵权线索等方式多管齐下防患于未然。

  在传统媒体的版权保护行动中,重庆日报报业集团通过技术手段强化版权保护的行动积极且有效。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总裁向泽映提到,集团自2014年起先后制定了《重报集团版权维护管理暂行办法》,整合旗下各大报、网站自有版权资源,对内规范版权管理制度,制定统一价格体系。

  集团去年10月上线了“新闻内容生产及运营监管服务平台”,该平台是集集团层面“新闻监控、智能决策、传播效果、版权维护、资源中心、用户资产六大板块功能为一体,覆盖集团所有媒体,深度推进媒体融合发展的战略性、前沿性内容监管平台,实现了新闻生产运营全流程管理”。该平台能对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7个平台的原创数据进行24小时跟踪分析。目前已监测到各类侵权行为超过13万次,有效取证达8万多次,集团法务部已约谈17家涉嫌侵权的单位。这一新技术的应用,基本解决了版权维护中的取证难问题。通过先进的取证技术,可以让集团对侵权行为了如指掌、将侵权证据牢牢掌握在手中,大大增加了维权的精准性与谈判筹码,进而通过专业的版权运营团队利用维权实现版权增值运营的目的,真正做到利用资本运作的方式实现版权的增值。

  张建星认为,报业媒体的版权保护工作要打破行业习惯和稳态思维,推进版权保护的顶层设计,确立“化敌为友”的合作思路,同时发挥行业组织的统筹协调作用。

  传播平台与传播渠道各司其职

  在媒体融合的大背景下,版权保护的这场战役,不应该是媒体自身的单方行动。除了原创媒体预防侵权、反侵权之外,对于新媒体传播平台和渠道方来说,同样应该有所行动。

  作为以原创新闻为显著特征的新闻客户端,封面新闻借助数据挖掘、机器学习与写作、兴趣推荐算法以及高品质的原创内容,致力于满足年轻用户的差异化选择与个性化表达兴趣。在版权管理上,封面新闻与1800余家媒体的版权合作,实现内容信息资源共享,原创内容产品变现,并同比增加版权收入10余倍。此外,封面传媒还通过与媒体的版权合作,建立白名单服务及媒体资源库,起到防止侵权与被侵权的“双防”作用,降低侵权风险,有效监控被侵权情况,高效实行网络侵权追溯。

  封面新闻执行总编辑周琪提到,未来封面新闻将在原创文图、直播、视频等内容产品方面加大投入,创作更多更好的原创新闻与直播视频产品,使产品侵权的追溯常态化、原创内容的版权产品化、产品版权的交易多元化,努力增加内容信息的变现与版权收入。

  还记得去年世界知识产权日前后,百名自媒体人联合发出一封题为《致侵权者一点资讯》的公开信,控诉新闻资讯应用一点资讯严重侵犯知识产权。随后一点资讯对外发布声明,向相关自媒体人致歉,称公司已经第一时间下线所有涉嫌侵权文章,并主动联系自媒体人商定后续处理方案。尽管事件影响颇大,但一点资讯坦诚的态度以及从自媒体生态和平台发展的大局出发而做出的回应和解决方案依然获得点赞。

  在本次大会上,一点资讯总编辑吴晨光对平台在版权保护手段方面的提升做了介绍。作为为优质自媒体提供名与利的平台,一点资讯坚持原创声明,对拥有原创优质内容能力的账号开放。一旦有账号2次被举报抄袭,则取消原创功能,3次抄袭,实施永久封禁。上线的版权库拥有全网检验、站内去重以及人工审核平台验证的功能,弥补纯机器检验抄袭存在的错判、漏判。

  面对国内版权产业链条不健全、分配制度不合理、盗版侵权严重和天价版权侵害产业发展等种种乱象,北京版银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建立了一个互联网快速授权平台——版权印。据其副总经理汤丰介绍,这个平台可以为权利人提供一整套从版权保护到版权交易、从版权监测到版权维权的闭环服务,能够有效保障权利人的版权权益。所有的媒体都可以向版权印申请原创转载分析报告,转载分析报告可以周报形式向媒体推送。

  在今年4月召开的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大会上成立的中国新闻媒体版权保护联盟,呼吁中国新闻媒体积极行动起来,坚决抵制新闻侵权行为,共同致力于中国的新闻作品版权保护事业。

  “从我国国情出发,在实证调研的基础上,不断深化版权保护意识、提升技术保护水平、健全优化版权保护机制和环境,才能实现新闻业的良性循环和长远发展。”宋明亮这样说。□本报记者赵新乐

条信息 每页显示 条 分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第跳转

扫码关注中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网
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