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信息公开> 媒体报道> 媒体观察

网购成假货“重灾区”电商平台须严把关

   信息来源:        
【字体: 】    浏览:-次   版权与免责声明

  电商平台售假,不仅破坏正常的市场秩序、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更挤压了合法经营企业的生存空间……对此,需要监管部门、电商平台、消费者等形成多方合力,探索建立全链条监管机制,如此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平台售假问题。

  8月初,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下发《关于加大打击制售假冒伪劣商品违法行为力度》的通知,要求落实经营主体责任,实施全链条打击;紧接着,国家知识产权局向各地下发通知,自8月起开展为期4个月的电子商务领域专项整治……电商市场一片红火的背后,为何假货现象屡禁不止?平台要治哪些“假”,谁来做打假主力,制假售假如何根治?这些问题都亟待回答。

  平台要治哪些“假”

  “正品苏泊乐电饭煲3L108元起售”“L7蓝牙耳机售9.9元”……日前,笔者登录某电商购物App,被这些似曾相识的品牌名称“迷离”了双眼,App主页充斥着与“苏泊尔”等类似的宣传画面,但具体参数等信息却不详。据一名仿冒手机的购买者爆料,产品粗制滥造,质量很差。据了解,类似现象并非仅此一家。

  近年来,随着网购广泛普及,中国电商市场快速成长。据艾瑞咨询统计,2017年中国网购市场交易规模超过6万亿元,较前一年增长29.6%。伴随着市场体量的增大,假货也在悄然侵袭着电商领域。

  有专业人士分析,假货多发于门槛低、用户多、利润高、成本低的产品,离谱低价、无底线促销是这类“山寨产品”最大的卖点。同时,海淘、代购等网购新方式也助长了假货的泛滥,微信朋友圈、抖音等逐渐成为假货流通渠道。

  近期,一家销量十分火爆的京东商铺因销售假冒正规品牌手机配件等,被深圳警方查处,涉案金额近200万元;今年上半年,江苏某地法院审理了一起案件:被告人在朋友圈售卖仿制某品牌的肉毒素和玻尿酸,因犯销售假药罪被判刑;去年,浙江某地法院宣判了一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因某淘宝店主在其网店上销售仿冒某名牌的皮带……

  现实生活中,从“傍名牌”的假冒伪劣商品到相关的虚假宣传,都令消费者防不胜防、屡屡“中招”。据中消协公布的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消费者投诉中,质量问题占24.6%,虚假宣传问题占8.9%,假冒问题占3.3%。

  “假货是以非法牟利为目的、违法制贩的假冒伪劣商品,侵犯了消费者权益与他人知识产权。”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吴沈括认为,目前,电商市场从业者整体法律意识还有待提升,对制假售假涉及的知识产权等问题认识不足,因此容易诱发假货问题。

  “电商平台‘制假售假’的同时,消费者‘知假买假’现象也不容忽视。”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副理事长兼产业创新发展委员会秘书长朱宇清分析,有部分消费者看重所谓“性价比”(价格低,性能类似),也有的抱着攀比心理想用个伪大牌产品,而大部分消费者则是缺乏假货辨别能力。

  打假谁来做主力

  2017年7月,国内首例电商平台起诉网店售假案宣判,出售假猫粮的淘宝店主被判赔12万元;今年初,一家在某电商平台实名注册网店的公司,因售卖假货被平台扣划货款8万余元,该公司不服、将平台告上法庭,法院驳回了诉讼请求……

  平台不应偏袒售假商家,打假渐成社会共识。“假货并非电商平台‘特产’,但在电商平台上的泛滥尤为迅速。”朱宇清认为,一是线上售假成本低,被查处封店后,换个平台或“马甲”就可“重出江湖”;二是电商平台具有开放性,使得监管难度加大,假货难追溯,售假难取证。

  事实上,电商平台本身具备打假优势。有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平台应该强化规则以便于查处假货,从而避免冗长诉讼,提高打假的效率。此外,电商平台掌握的大量数据和销售信息,也是打假的有力证据。

  据了解,多家电商平台已部署打假举措,并初见成效。阿里巴巴在推广假货甄别模型、实时拦截体系等技术的基础上,上线了“知产快车道”计划,95%的侵权投诉在24小时内可得到处理。其倡议成立的打假联盟在一年多时间内,已向全国公安机关推送涉假线索约200条。京东对供应商和商家入驻资质审核、合同履约等进行严格把关,推出资质审核系统,利用人工智能及大数据技术搭建商品质量管理系统,并与各地工商、食药监、消协等部门展开质量数据共享。

  但也有电商平台从业者提醒,电商平台直营项目中有些商品需经过中间代理商倒手,从而导致电商平台无法判断货品情况,此类机制漏洞或人为因素也应考虑在内。

  “电商平台承担主体责任、主动打假能更好地维护自身声誉,营造良好的行业氛围、产业生态,惠及各方。”吴沈括认为,长期坚持下来,就能获得消费者的信任和理解,也能促使商家不断创新以提供更优质的商品和服务,但这种正向循环的形成需要一个过程。

  制假售假如何根治

  根治电商平台售假,加强法律层面约束、提高制假售假违法成本是关键。

  “平台治假的重要性和急迫性日渐提升,但要实现突破,还需电商平台、消费者、监管部门形成合力。”在吴沈括看来,不能只让电商平台当裁判员,相关监管职能部门要探索利用新技术、新模式进行监督管理创新。

  去年,国家质检总局成立专门进行电商打假的数据中心,利用云搜索平台检索全网关键词,对全社交平台的投诉进行监测。最近,河北提出建设省网络市场监管平台,完善网络经营主体数据库,计划用3年时间初步形成电子商务新生态。

  相关专项行动也在紧锣密鼓展开。除了近期国家知识产权局要求各地知识产权局进行为期4个月的电子商务领域专项整治以外,今年6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还联合印发“2018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方案”,将严厉查处制售侵权假冒伪劣网络商品行为,探索建立全链条监管机制。

  “电商打假最好的监督员就是消费者。”朱宇清认为,“要真正做到投诉有效、消除假货,有必要设立简便高效的反馈管理机制,构建责任追究体系,降低消费者的反馈成本,并采取奖励机制。”

  “互联网和电子商务都是新兴事物,其秩序和规则的建立还需探索。目前出现的电商平台假货问题为我们正视和解决这类问题提供了重要契机。”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永伟认为,“随着电子商务法的出台、北京互联网法院的设立等,互联网治理在不断强化,这将为真正根除电商假货打下坚实的基础。”□  佚名/文

条信息 每页显示 条 分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第跳转

扫码关注中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网
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