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信息公开> 媒体报道> 媒体观察

京天红炸糕陷入被侵权困扰 传统小吃业面临新问题

   信息来源:        
【字体: 】    浏览:-次   版权与免责声明

  家住北京市虎坊桥的消费者刘大爷一边排队买炸糕,一边询问京天红的近况。“一直好这一口,我和老伴儿都喜欢吃。”自京天红首家门店开业,刘大爷一直是店里的忠实食客。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京天红炸糕逐渐成为老北京的地标性美食。2019年初,由于京天红虎坊桥门店房屋承租合同到期,有着近30年历史的京天红炸糕不得不宣布搬离此地,闭店消息传出后,一度出现千人排队购买的景象。

  在西城区相关部门的协调下,京天红炸糕得以继续在虎坊桥经营。

  经历“闭店”风波后,京天红品牌(下称“京天红”)创始人韩美俊决定在保证产品质量的前提下,加快线下店面扩张计划,让消费者不用再排几个小时长队就能吃到正宗的京天红炸糕。

  然而受到消费者认可的同时,市面上也出现了诸如“京天红”炸糕或“虎坊桥京天红炸糕”的山寨店,京天红也陷入被山寨的烦恼。

  《中国消费者报》了解到,在大兴区枣园路和丰台区万源路都有挂着“京天红炸糕”门头的店面,但向京天红总部求证后这两家店均为山寨店铺。

  由于传统特色美食深受消费者喜爱,门槛低,更易于模仿,由此也出现诸多“傍品牌”店。面对雷同的门店装潢和名称,不少消费者难辨真伪。

  此外,也有不少个人和公司大肆注册知名品牌商标的变形文字及其他商标类别,对品牌了解不深的消费者,常常错把“李鬼”当“李逵”。

  2009年京天红仅申请注册了“京天红JTH”第43类,即饭店、住所、自助餐馆类商标。

  韩美俊表示,由于当时注册商标成本较高,加之知识产权及商标保护意识弱,没有对其他类别进行保护性注册。

  《中国消费者报》在中国商标网查询到,名叫刘金雨的个人在2012年开始密集注册了“京天红”第35类、30类及16类等商标,即广告、糕点、办公用品等品类。2014年注册了“京天红JTH”第16类商标。2018年开始又频繁注册了“京天红”第43类、30类、35类、29类,即饭店、饮料、糕点、肉 蛋奶类商标。

  2019年6月,甚至出现“李鬼”状告“李逵”的戏谑场景。刘金雨将京天红的合作伙伴凤起龙游品牌告上法庭,宣称其拥有京天红商标专用权,而凤起龙游在未经自己授权允许情况下,擅自在其店面装饰、门头以及产品销售中使用“京天红”字样,已经涉嫌侵权,单方面索赔20万元。据了解,目前该案件仍在审理当中。

  囤积商标或恶意注册的行为不胜枚举,不少“李鬼”店为了以假乱真,商品价格与“真店”持平或更甚,不仅扰乱了市场环境,也损害了消费者合法权益。

  网红糕点鲍师傅全国范围内直营门店40余家,但号称可加盟的“鲍师傅”已开店上千家。此前鲍师傅尚未铺设门店的城市,加盟店却早已“红红火火”的做起生意。

  4月23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决定,修改条款自2019年11月1日起施行。

  对此,北京信久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律师周益霞表示,新商标法的修改突出打击恶意注册行为,并将商标侵权的惩罚性赔偿上限由三倍提升到五倍,法定赔偿额由300万提升到500万,提高了商标侵权的惩罚性上限,进一步表明了国家在打击商标恶意注册的惩治侵权行为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

  北京市餐饮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安少宁表示,对于小吃行业来说,这两年发展势头较好,同时也面临着各种挑战。目前被侵权已经不是某一个品牌的问题,日渐成为这个行业的共性。企业在保证食品安全的同时,也要增强维权意识。

条信息 每页显示 条 分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第跳转

扫码关注中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网
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