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信息公开> 媒体报道> 媒体观察

关注!国内法院作出首例打击游戏外挂诉前禁令

   信息来源:        
【字体: 】    浏览:-次   版权与免责声明

  近日,一起涉及游戏虚拟定位插件的诉讼禁令受到业界广泛关注。

  因认为谌某涛推出的虚拟定位插件妨碍了手游《一起来捉妖》(下称涉案游戏)的正常运行,且其通过销售该插件获得不当利益,相关行为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重庆腾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重庆腾讯)、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称深圳腾讯)将其起诉至法院,并申请诉前行为保全。8月27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下称浦东法院)就两申请人的申请作出裁定,谌某涛应立即停止提供、推广妨碍涉案游戏正常运行的插件行为;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幻电)应立即删除其运营的bilibili网站及App平台内谌某涛推广涉案插件的视频。

  据了解,这是国内法院打击游戏外挂所作出的首例诉前诉讼禁令。在业内人士看来,禁令对外挂给予否定性司法评价,充分体现了严格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政策,还细化了涉知识产权案件诉前禁令的适用条件和考量因素,对类似案件的审理具有一定借鉴意义。

  申请禁令获得支持

  涉案游戏由重庆腾讯推出,并授权深圳腾讯独家运营。该游戏自今年4月上线以来,受到玩家的追捧,注册用户已超2000万。

  在游戏运营中,重庆腾讯和深圳腾讯发现谌某涛在网络上销售虚拟定位插件,该插件可以让玩家无需实际移动位置即可迅速变换地理位置抓取妖灵(涉案游戏的一种玩法)。此外,两公司还发现,谌某涛通过直播、录播、打广告等方式向不特定公众传播利用虚拟定位插件获取不正当利益的游戏视频,比如,其将使用虚拟定位插件操作涉案游戏的过程制作成多个视频,放置到bilibili网站、App平台进行宣传、推广。两公司认为,谌某涛的行为破坏了游戏的公平性,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遂将谌某涛与上海幻电起诉至法院。在诉讼过程中,两公司向法院提出了诉前行为保全申请。

  浦东法院就申请人的请求是否具有事实基础和法律依据、不采取保全措施是否会对申请人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采取行为保全是否会导致当事人间利益显著失衡等问题进行了审查。在不采取保全措施是否会对申请人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问题上,浦东法院认为,结合两申请人提交的证据,涉案游戏因虚拟定位插件问题遭受部分正常玩家的投诉及差评,涉案游戏的下载量呈现下降趋势,因虚拟定位问题已经且正在给两申请人带来负面影响。此外,一款游戏从立项、设计到运营等,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若不及时制止被申请人的上述行为,任由涉案虚拟定位插件泛滥,可能对申请人的竞争优势、经营利益以及涉案游戏的市场份额带来难以弥补的损害。

  据此,浦东法院作出上述裁定。

  记者多次联系谌某涛,其拒绝对该案发表意见。

  游戏外挂存在风险

  游戏安全一直是游戏厂商和用户共同关心的话题,而游戏外挂近年来已发展成一条集开发、代理和销售于一体的灰色产业链,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不仅对游戏产业带来危害,还具有较高的知识产权法律风险。

  对此,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产业发展与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杨安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首先,游戏外挂破坏了游戏的公平性,影响了游戏体验和生命周期,损害了游戏厂商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干扰了游戏市场的正常竞争。其次,对玩家的权益造成潜在的危害。游戏外挂通过修改游戏的部分程序制作而成,外挂制作者在外挂中加入木马病毒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掌握玩家的支付交易的账号、密码或电脑中存放的照片等隐私信息。再次,相较于未使用外挂的玩家,使用外挂的玩家将获得明显的竞技优势,这让遵守游戏规则的正常玩家的合法权益难以保障。

  与此同时,华东政法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翟巍还指出,外挂行为带来的法律风险更是不容忽视。未经许可或授权、恶意或不当使用游戏外挂的行为可能侵犯网络游戏权利人享有的合法出版的网络游戏作品著作权的行为,这类行为侵犯的权利客体包括游戏著作权人享有的修改权、复制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等。此外,外挂的存在还可能构成侵犯网络游戏权利人商业秘密权与游戏用户个人信息权等违法行为,甚至可能构成反不当竞争法第十二条规制的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前述行为情节严重的,还可依据个案中犯罪行为具体特征而分别构成侵犯知识产权罪、非法经营罪、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等刑事犯罪类型。”翟巍表示。

  多措并举维护权益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游戏公司法务部负责人介绍,其对游戏外挂进行了多年跟踪,并发现游戏外挂越来越隐蔽、手段也越来越平台化。比如,前些年的游戏外挂往往大量捆绑着木马、恶意软件等,用户体验非常差。如今,外挂作者分工非常明细,一部分团队专门研究外挂功能,一部分团队专门研究如何攻击安全方案,市面上也逐渐出现以CE“CheatEngine(ce修改器)”为代表的二次简易开发工具,外挂技术不再是壁垒,普通玩家也能借助该工具开发外挂,并向用户收取费用。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对于相关从业者来说,该如何应对外挂呢?对此,杨安进建议,在通过搜集充分证据的基础上,向法院提起诉讼,可以在提起诉讼的过程中申请诉讼禁令。一旦禁令申请获得支持,即可产生止损效果,进而消除涉嫌侵权行为导致后续损失的可能性。

  此外,翟巍还建议,由于打击非法外挂是个社会系统工程,就游戏权利人而言,他们一方面需要通过网络技术手段的革新与升级,最大限度上防止非法外挂行为带来的损害;另一方面亦需要充分借助包括诉讼禁令在内的法律手段及时维权,从而最大限度挤压生产与经营非法外挂主体的生存空间。具体而言,首先,游戏权利人可借助网络游戏行业协会力量,通过制定行业自律公约与游戏平台规制的方式,将经营非法外挂的企业彻底排除出网络游戏相关市场;其次,联络消费者权益保护组织,由消费者权益保护组织依法对侵犯众多网络游戏消费者权益的非法外挂行为提起公益诉讼;再次,可以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公安机关等举报,由这些部门依法查处;最后,权利人还可与侵权人进行协商谈判,说明非法外挂行为可能引发的严重诉讼后果,让侵权人主动同意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做出赔偿等。

  “在权利人积极维权的同时,行业协会组织、消费者权益保护组织、网络游戏技术联盟组织等社会中间层主体应当发挥对于非法外挂行为的甄别、监督与矫正功能;执法与司法机关则需要统一制定关于非法生产与经营外挂行为的类型化区分与规制准则,同时依据合法与否标准统一制定关于网络游戏外挂行为的正面与负面清单,并依据经济、社会、技术发展态势及时增补、删减与更新清单内容。”翟巍建议。(本报记者姜旭)

条信息 每页显示 条 分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第跳转

扫码关注中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网
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