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信息公开> 识假辨假> 金融投资

书画赝品变假为真的新伎俩

   信息来源:        
【字体: 】    浏览:-次   版权与免责声明

  近年来,随着艺术市场的升温,名家书画天价的迭创,许多不法投机者在巨额利润的yh下蠢蠢欲动,全国各地造假大军风起云涌。他们不再以个人或小作坊的方式单打独斗,而是多以拉帮结伙的方式,分工有序,形成了“制假贩假一条龙”。造假者一方面用科学的手段改造了传统的摹、临、仿、造、变款、拆配、揭裱、做旧等作伪方式,使之更具欺骗性;另一方面,又花样百出地把赝品推向市场,以假充真,牟取暴利。一时间,书画市场上赝品横行,陷阱密布,令初涉市场的藏家惶惶难安。
   鉴于以上种种,笔者总结了近年来书画作伪者以假乱真的伎俩,以飨欲投身于书画市场的藏家,使其提高警惕,远离陷阱。

  1.科技造假

  随着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造假水平也在不断提高,其欺骗性越来越强。高倍的实物投影仪,精聚焦的幻灯机运用到书画造假中来,改进了传统的“临”“摹”“仿”“造”技术,使造假更加容易且更加精准,刻章、做旧等让古代造假者煞费苦心的作伪方法,却在现代科技的面前变得易如反掌。如水印法就是种高仿真的复制技术,这种方法借助激光照排把原画照成透明胶片以作底版来进行仿制,再用水印添墨的新方法,在缺少墨气的印刷品上添上墨色,并盖上与真品印章如出一炉的电脑印章,最后用高锰酸钾等化学溶剂或红外线将纸绢做旧进行装裱,这样完成的伪作几可乱真。如一些不良之徒将“荣宝斋”“朵云轩”等制作出来的工艺精湛的名家书画木刻水印作品进行加工,将上面的“木版水印”的标注剔除,再作为真迹倒卖,有时为了增加真实感还在水印中加人手画,让人真假难辨。另一方面,有些经验丰富的造假者对书画鉴定也有研究,并利用现代科技进行“反鉴定”作伪。比如中国画中使用的白色颜料,明清时期往往用铅粉来制造。虽然铅粉着色力强,覆盖能力好,但历经几十年、上百年的空气氧化作用,也会逐渐地由白变黑,产生“反铅”现象。由于这种“反铅”现象必须经过很长时间的推移才能出现,所以“反铅”本身也说明了画作有了较长的年份,成为书画鉴定的一个方法;作伪者便反其道而行之,用化学药剂对新画中的白颜料作“反铅”处理,以示此画系“旧物”。科学造假使得一些有经验的收藏家、鉴定家也常上当走眼,这种现象已经成为当前书画造假的新动态。

  2.伪造款跋

  中国书画历来讲究款识题跋,一般而言,题跋愈多,书画的身价就愈高,可信度也就越强。随着投资者对赝品泛滥的顾虑,附有名家鉴定题跋的书画能给买家带来安全感,因此在市场上也更受青睐,于是造假者为标明拍品的来源可靠,借此吸引买家注意,消除买家的怀疑心理,往往在赝品上伪造书画鉴定家的题跋、签名或在鉴定印章上大做文章。当前利用题跋造假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假画真跋”,即个别鉴定家为私利而放弃原则与造假者合作,明明是拙劣的伪作却昧着良心题为真迹;另外一种是“假画假跋”,即造假者利用人们盲目相信名家鉴定题跋的心理,故意伪造一些名家的假跋,借此以抬高伪作的身价与可信度。当前市场中充斥的这些假题跋主要集中在近代的张大千、吴湖帆和当代的谢稚柳、杨仁恺、徐邦达、史树青、单国强等人身上,有些题跋一望便知是伪题,有的则属高仿,需细加分辨;除了伪造题跋,伪造名人上款的伎俩在市场中也屡见不鲜。买家经常能在一些赝品上看到张大千等大师或者毛泽东等建国初期领导人大笔题就的上款,有时甚至连美国元首、苏联元帅也成为赝品中的常客。如某公司大拍中有一幅水平低劣的伪潘天寿的《鸡石图》,上款却赫然署着“伏罗希洛夫主席同志道正”的字样。还有一幅某公司的拍品《柳树立马图》,明显是仿自北京徐悲鸿纪念馆藏的《回顾》。拍品裱绫上署名杨仁恺、亚明、林曦明三家题跋,却明显是一人所写,且与画中伪款用笔一致,撇捺呈放射状,且过多直笔。然而正是凭借这华丽的“名家题跋”保驾护航,这幅作品竟以不菲的价格成交。

  3.拍卖镀金

  在拍卖市场火热的今天,有些造假者利用拍卖行鉴定的疏忽,或者干脆与某些丧失了职业道德的书画拍卖商串通一气,将书画赝品混入拍品中参拍,这已成为书画赝品进入市场的最主要途径之一。在拍卖的过程中,如果赝品得不到买家响应,造假者就会在拍卖会上安排“拍托”,进行违反拍卖行规的自卖自买或委托他人来竞买,以此造成一种该拍品为众人所推崇的局面,以吸引其他买家注意。此举如果能够鱼目混珠,顺利地卖掉赝品最好,即使卖不掉,被自己重新购回,也获得了为赝品“正名”的“金手指”:成交证书,为赝品在日后或通过私下交易,或继续上拍以获取更大利益找到了合理的依据。在拍卖行业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有些拍卖公司从知假拍假中暂时尝到了甜头,便蠢蠢欲动,沦为制假一条龙中的一环,干起了销售赝品的勾当,更有甚者亲自参与制假。画家韩美林经过市场调查发现:从1999年到2004年一共有246件署名为他的作品被拍出,而韩美林认为其中95%的作品都有问题;其他的,如“黄胄假画案”“吴冠中《炮打司令部》”“史国良打假”等市场上沸沸扬扬的拍卖行售假案更是造假者通过拍卖来倾销赝品的明证。如北京某拍卖公司2006年秋拍所推出的两幅吴冠中的作品《苏州园林》和《桃花》,都是吴冠中本人所揭露的赝品,但其中的《桃花》仍以330万元高价成交。当一幅幅赝品在拍场上被镀金,拥有了以后可以在市场上继续流通的“绿卡”的时候,人们对拍卖的信任度也就大打折扣,而且也严重损害了艺术家的名誉和利益,从长远来看,对艺术品市场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

  4.编造故事

  编造美丽动听的故事给赝品寻找出处是造假者惯用的伎俩。他们为了兜售手中的赝品,每每处心积虑、天马行空地编造自己与书画家或作品的某种联系,各种家传至宝、出土文物的谎言横空出世,以诱使警惕性差的买家上当;有的造假者甚至与某些书画家的后人、朋友、学生或者鉴定家联手编织“美丽的谎言”,更是让人防不胜防。如2002年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的“石鲁遗作案”就是河南商丘的三个农民郭圣生、郭伦信和郭圣海精心设计的骗局。他们把准了“中国凡·高”石鲁作品在艺术市场的抢眼表现,便低价找到西安画界的邹占兔临摹了一批石鲁画作,然后为这些仿画编造了一个美丽动听的大谎言:“文______革期间,郭伦信在西安为生产队卖白蜡杆时,偶遇落难的画家石鲁。石鲁嗜酒如命,郭伦信就将家乡酿制的张弓酒送给他喝。石鲁每次都喝得醉醺醺的,然后挥毫作画。画一张自觉不满意扔掉,再画一张仍觉不美再揉揉扔掉。郭伦信由此在地上捡了不少石鲁的醉中画。石鲁是个最讲义气的人,他对郭伦信在非常时期的关心很是感激,将自己的多幅作品慷慨赠给郭伦信。这样郭伦信保存的‘石鲁遗作’多达上千幅。”编造好了画作的来源,他们又勾结郑州长城铝业公司的退休干部刘东旭一起将故事公布于众,刘东旭借助媒体透露了另外一个故事:“一次,刘东旭经好友推荐,来到郑州一家拍卖行鉴赏书画作品,惊喜地发现一幅石鲁先生的大作《黄河两岸度春秋》,激动难耐,凭着预感,他相信拍卖者手中一定还有石鲁先生的其他遗作。经多方打听,他终于在河南省宁陵县的一个乡村找到了拍卖者郭伦信、郭圣生父子,得知了他们家珍藏的‘石鲁遗作’有上千幅。”正是这两个故事使得一大批“石鲁遗作”惊现河南,成为收藏界的骇闻。

  5.展览洗画

  目前造假者还有一种“洗画”的方式来销售赝品,即先在博物馆、美术馆或由权威部门展出假画,使之披上权威认证的外衣,随后将赝品随同刊印的书画展览会宣传印刷品一起兜售,这样就容易脱手。1999年末2000年初,某博物馆举办了“金刚神韵——傅抱石金刚坡时期作品特展”。开展期间,傅抱石的亲属来到展厅向媒体揭露展出的傅抱石作品均是百分之百、彻头彻尾的伪作。据《美术报》的调查,这批号称为“抗战时期原延安鲁迅艺术学院院长所收藏”的赝品,被台湾某画苑的负责人许某以数千万人民币购得;当许某后来发现这批画系赝品时,便希望通过在大陆展览的办法来瞒天过海,确立这批假画的真品地位,没想到反而暴露了这批假画。这种通过在正规博物馆、美术馆举办正规展览,再辅之正规出版社的豪华画册,像洗钱一样把“黑画”洗成“白画”的现象,暴露了当前学术性的缺失,导致了广大藏家对艺术市场信心的下降,为赝品进入市场大开门户。

  6.编撰图录

  当前艺术市场上存在着非理性地神化图录的现象,著录过的名家作品其价格通常要高出非著录作品价格的一半以上。不管如何拙劣不堪的赝品,只要被印入出版物,便等于身进保险箱,手握护身符了。所以不少造假者便趁目前书刊市场较为混乱之机,利用民众对书刊铅字的盲信心理,在出版物上大做文章,其手段一般有五:(1)先向正规出版社购买书号出版画册,再想方设法将赝品杂厕其中,使之摇身一变,以假充真,如一家中央级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石鲁书画集》中竟羼杂了51件伪作。(2)不购买书号,自行伪造现有画册,使其外观相同,内容大相径庭,最后再联系印刷厂印刷,盗版发行,如2006年7月某媒体曝光的《何水法写生集》就完全仿照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的版式、纸张,假画册在外观上与真的毫无二致,但里面的画却全是赝品;另有本陆俨少的伪画集,则是以香港朵云轩1991年出版的《陆俨少书画藏品集》第一册为母本,前后大部分画作和真画集一模一样,但中间一部分则为一页真、一页假,掺入其中的假画竟占整本画册的三分之一。(3)先将赝品在著名的艺术刊物上出版发表后,然后在大型的书画拍卖会上以参拍方式进行售伪,如仿冒傅抱石《毛泽东诗意图册》的赝品,就是先刊登在国际著名的大型书画收藏类刊物的“傅抱石专号”中,然后再出现于香港某拍卖公司秋拍上的。(4)通过让赝品参加一些并不权威的所谓“大展”而顺理成章地编入展览图录,如市场上露面的一幅徐悲鸿《苍鹰》的赝品就曾参加了一个在海外举办的“20世纪中国画大展”,并由此著入图录给人造成“真品”的假象。(5)利用某些拍卖行对拍品鉴定并不认真之机,花钱在拍卖图录上做文章,如某公司大拍图录中有一幅潘天寿的《菖蒲八哥》,并标明曾著入《狮城藏画》,其实却是抄袭自国内某博物馆的不折不扣的赝品。这种种著录造假足以告诫收藏者应对近些年出版的各种形形色色的图录谨慎对待,切莫认为那些曾经拍卖成交、已有成交记录的东西就是真品。

  7.合成照片

  藏家向书画家求购作品,字画到手后又请求与作者合影留念,并将字画醒目昭示,这本是人之常情,故而有些人售画时就出具此类照片,以此作为书画家本人亲鉴的证明。目前这种方法不仅在民间交易中屡屡现身,就连一些正规的拍卖会上也出现了“此拍品附作者本人合影一张”的描述,以为卖点。而许多买家也抱着眼见为实的心理,非常看重书画家与卖家及作品的合影,于是合成照片也成为一种推销赝品的方式,具体方式大致有两种。一者,为调包之计。有些造假者往往先到画家府上购买一张真画,然后就顺理成章地要求与画家本人及作品一同合影,此时他们或把作品挂在身后的墙上,或者几人同时与画家站在一起,以便使作品在照片中的比例小之又小,有时他们甚至还会故意将焦距调虚,使照片的图像模糊不清。当这一切完成后,他们就可以临摹原作,将赝品和合影一起多次出售了。像曝光的“曹续恒购买李苦禅假画案”就是因为曹续恒轻信了造假者出示的李苦禅之子李燕与作品的合照而上当受骗的。二者,无中生有。有些造假者还直接利用现代高科技手段,或用两次摄影合成技术进行粘贴翻拍,或用电脑图像处理技术来拼接克隆,从而使书画家和赝品合二为一地出现在一张照片上;为了增加赝品的可信度,造假者甚至会伪造不同时期书画家与此作品的照片,并设法在报刊杂志上发表,造成“事实”的假象。如在南京发生的“制贩名画家陈大羽赝品案”,就是造假者将身着不同服装的陈大羽先生的人像与赝品合成在一张彩照上,试图给人以彩照上的作品是创作于不同时期的假象。

  8.利用专家

  累年艺术品市场的发展使得鉴定专家成为了“香饽饽”,他们对鉴定结果的“一锤定音”,使得很多民众张口专家,闭口专家,到了迷信的程度。一些造假者看到了专家的妙用,开始在专家身上下工夫;而有些专家不惜与造假者同流合污,为金钱和利益指假为真。仍以三位河南农民导演的“石鲁遗作案”为例,2002年3月中旬,在郭伦信、刘东旭等人的策划下,“石鲁遗作展”“石鲁遗作研讨会”同时在北京大张旗鼓地举行,一批鉴定界、美术界、文学界知名专家学者参加了研讨。本来,这批赝品从用笔、构图、着墨、印章等方面都可以看出是拙劣的仿冒品,但是不知是对石鲁缺乏研究还是另有他因,这些专家竟对这批“遗作”赞叹不已,“中国书画五人鉴定小组一成员欣然题跋:‘刘东旭先生所藏石鲁水墨卷轴,皆为六尺中堂,手卷长丈二有余,随意操觚,笔墨淋漓,风茂独具,气势雄强,开一代之先声,于国内外传世诸作中,当属上品,诚乃一生从事艺术创作之精华。’一姓魏的国画大师拍案叫绝:‘当今无敢有此奇笔奇意也。’”赝品真品是否属实并不重要,专家完全可以“变废为宝”“点石成金”。

  9.家属提供

  近年来拍卖会上赝品众多,导致许多买家对拍品真伪都心存疑虑,信任危机已成为当下艺术市场中的严重问题。很多经营机构为打消买家的畏惧心理,纷纷打出“家属提供”的旗号。良好的出发点更加难免被作伪者所利用,于是一些伪作也开始以“家属提供”的名义出现,这里面大致有两种情况,一是假冒家属之名。造假者借书画家亲人、朋友、学生的名义来兜售赝品。如市场上曾有一幅徐悲鸿的《雄狮》,卖者自称此画是“大师画予学生”的作品,但对比徐悲鸿绘于1930和1931年的两幅《雄狮图》,真伪一目了然;还有一种情况是家属提供伪作。有些拍品虽然来自艺术家亲朋弟子之手,但拍品却为赝品。造假者与某些书画名家的后人、亲朋、弟子串通起来,或者让他们在赝品上题写证明是真迹的题跋和签名,或者让他们代售赝品;甚至少数书画名家的亲属竟亲自伪造假画并钤上原作者的真印章进行销售,其欺骗性更强。
   10.利用回流
   近几年,文物回流成为中国艺术市场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如《写生珍禽图》《研山铭》《清乾隆钦定补刻端石兰亭图帖缂丝全卷》等从海外回流的拍品,均以两三千万人民币的天价成交。尤其在2004年6月翰海春拍上,海外回流的陆俨少《杜甫诗意百开册》更是以6930万元的天价刷新了国内艺术品成交的最高纪录,吸引了更多流失海外的藏品回到国内。看到漂流海外的文物特别容易受到国内买家追捧的情况,一些造假者便利用回流方法售假。他们先把假字画带到国外找机会展出,再精心伪造国外的买卖文件,最后以某外国友人或华侨的身份带回国内进人流通领域;有些海外藏家也趁此良机,迅速出手自己收藏的赝品,致使“海外回流”鱼目混珠、真伪参半。由于海外回流还属新生事物,国内买家往往对此抱以很高的期望与信任,面对摇身一变披上华丽外衣的伪作,他们很容易丧失警惕,盲信不疑,最终上当受骗成为“套牢一族”。2004年6月底,上海某拍卖公司的一件潘天寿的“海外回流”作品《锦葵红杏》,以112.2万元成交,最后发现此画系仿自江苏淮安市博物馆珍藏的潘天寿真迹《红葵黄花》。

  11.网络贩假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日新月异和电子商务的迅速发展,艺术品网上拍卖逐渐兴起,除了“嘉德在线”等专业的艺术品拍卖网站外,“淘宝”“易趣”等网站也相继推出了艺术品网上销售业务。而造假售假者也开始尝试利用网络这种新的平台来销售书画赝品。关于网上的拍卖活动,世界上还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来进行调整和规范,虽然各个拍卖网站都有自己的一套网上拍卖的具体规则,明确规定了网站用户的权利和义务,但网上拍卖实际是一个虚拟的交易过程,拍卖网站也无法真正对网站用户的违规行为进行约束;而那些无拍卖主体资格的拍卖网站,本身没有拍卖专业人员,并没有能力对网站拍品进行鉴定评价;即使买家擅长鉴定,但由于不能看到标的实物,只能看到电脑屏幕上展示的实物影像,而且往往清晰度不够高,不能使网上拍品的品质得到保证,赝品以假乱真,劣质产品以次充好的情况层出不穷,因此网络拍卖艺术品的最大瓶颈就是网络交易的安全性不明,同时也给造假售假者以可乘之机。目前网上销售的所谓名家作品,绝大多数为赝品,甚至为水印作品,价格大多出奇便宜,如一网站上所卖的傅抱石的3.1平尺的山水画和齐白石的2.18平尺的《墨蟹图》只售600元,其真伪显而易见。
   种种事实表明,当今造假者的胆量、想象力、伎俩、规模和活动能力已今非昔比,书画造假售假的方式不仅花样翻新,而且常常综合使用,令人眼花缭乱。如“石鲁遗作案”中石鲁假画的数量竟达上千件之多,同时还请名人题跋镀金、大张旗鼓的开研讨会、利用专家和媒体大肆宣传炒作等新兴的造假伎俩,堪称前无古人。对于买家来说,无论造假者采用什么样的手段,都要清醒地认识到,对一件书画作品而言,内在的质地才是判断其真伪的根本,而专家的意见、出版的图录、拍卖公司的宣传、名家的题跋等等只能视为参考,盲听盲信必将付出惨痛的代价;随着国内又一次书画造伪高_潮的到来,藏家们只有与时俱进,密切关注市场新的作伪动态,提高辨伪识真的能力,才可以少受赝品之害。

条信息 每页显示 条 分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第跳转

扫码关注中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网
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