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信息公开> 图片新闻

肥料市场“游击”式造假 基层打假难度大

   信息来源:        
【字体: 】    浏览:-次   版权与免责声明

  肥料登记信息查不到,但经销商否认卖假肥


谢志健的香蕉假茎长不大且无法结果。


涉事的肥料产品“膨果钾宝”。

  2013年,坤源香蕉种植基地负责人谢志健来到湛江市遂溪县北坡镇,与人合伙承包了1300亩农田种蕉创业,期望能过上幸福安稳的日子。然而在今年10月24日,因一份假肥料的质量检验报告,谢志健和家人与肥料经销商何女士卷入了一场纠纷之中。

  肥料厂家信息没有登记

  从2015年3月开始,谢志健向湛江某农资有限公司负责人何女士购买包括“膨果钾宝”、“万植硫镁锌氮肥”等6种肥料。由于受台风等恶劣天气影响,谢志健的香蕉基地损失严重,去年底谢志健与两位合伙人决定分蕉地各自运营。为了在今年能够种出好香蕉卖上好价钱,谢志健于今年6月和8月又向何女士购买了两批肥料。

  从2014年到2016年,谢志健向何女士购买的肥料总价约57万元,由于去年亏损严重,谢志健仍有16.324万元货款未结清,何女士多次上门讨债,每次双方都不欢而散。9月23日,何女士带着多人再次来到谢志健的基地讨要货款。谢志健只好借来3.942万元还给何女士,并让何女士写下收据。

  一次偶然的机会,朋友提醒谢志健注意买来的肥料是否存在造假的情况。于是,谢志健在10月9日将去年未用完的“膨果钾宝”等3种肥料拿到广东省湛江市质量计量监督检测所检验。

  10月24日,看到检测报告结果的谢志健大吃一惊!在3种肥料中,“膨果钾宝”的氮含量为0,钾含量只有3.5%,钙含量只有0.05%,远远达不到包装上标明的“氮≥15%,钾≥30%,钙≥30%”的标准。“万植硫镁锌氮肥”的镁元素含量也只有0.2%,未达到包装上标明的2%的标准。

  含量不足?长势不好?谢志健把250多亩的香蕉假茎长不大且无法结果的原因与“假肥料”联系在一起。随后谢志健致电何女士,向她说明情况并商讨接下来的协商和赔偿事宜,而何女士却拒绝协商。

  记者通过谢志健了解到,除他外,还有三位蕉农也曾向何女士购买“膨果钾宝”。但都因“膨果钾宝”的施肥效果不好而将肥料退给了何女士。其中一位蕉农阿松(化名)为了试验“膨果钾宝”的效果,只施用这一种肥料进行观察,用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没有效果便退货了。

  记者通过查询发现,该款肥料所标称的制造商“山东潍坊八方源肥业有限公司”,并没有相关的备案信息,所标称的登记证号:鲁农肥(2006)准字2917号也已过期。

  经销商否认卖“假肥料”

  “没想到她会这样,以往一些经销商销售的肥料有问题,都会尽力和我们协商解决,她卖了假肥料,态度还那么恶劣。”谢志健无奈之下,只好向遂溪县消费者协会投诉。11月1日,遂溪县消费者协会主任白志敏与工作人员到基地实地拍照取证,并于次日整理完相关资料准备通知何女士,促成双方调解。

  11月3日,何女士带着4人以收欠款的名义来到基地,想强行把谢志健带到公司。当时其他人都在地里耕作,只有谢志健和他的母亲在基地。据谢志健声称,在此过程中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谢志健母亲被对方踢倒受伤。

  发生冲突后,基地附近的邻居获悉后赶到现场并报警,想拍摄留证却被立即阻拦。后来工人陆续赶回基地,警察也赶到现场控制住了何女士和其中的二人,另外二人趁乱逃跑。目前,谢母已被送到广东湛江市第二人民医院,经检查,其胸9、胸11-腰4椎体出现压缩性骨折等症状。

  随后何女士等被警察带至北坡林场派出所调查。11月4日晚,警方调查后将此次纠纷定性为治安性事件。

  11月4日,白志敏也赶到派出所调查假肥料事件。据调查记录显示,何女士表示她从未代理销售过“膨果钾宝”这款肥料,当时是谢志健要求她帮忙购买这款肥料。出于好心,她才帮谢志健联系到一个叫吴克其的人,并且是谢志健自行联系吴克其拿货,“膨果钾宝”的货款也是谢志健直接打给吴克其的,并未经过她手。然而谢志健却表示,自己从未认识吴克其。

  为了调查何女士所说是否属实,记者联系到了吴克其本人。吴克其表示从未认识谢志健,更不可能向他销售肥料。记者随后打电话向何女士了解情况。何女士语气激动,一再强调自己是好心帮忙,对伤人纠纷事件只字未提,而后则以在陪客户为由挂掉了电话。后来记者又多次致电何女士,均无人接听。

  双方没有协商解决意愿

  为进一步调查取证,白志敏与工作人员前往何女士的仓库进行调查,却未发现“膨果钾宝”肥料。“目前最大的困难就是取证,首先交易发生在去年3月,距现在已经有一年多;其次消费者协会的主要工作是协调双方解决问题,但是目前双方并没有协商解决意愿,工作难以开展。”白志敏说。

  白志敏还指出,目前肥料市场造假手段复杂多样,很多造假团体没有固定生产点,以“打游击”的方式造假,他们可能少量生产一批假化肥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这无疑增加了基层打假的难度,且一个案件往往需要多部门之间沟通协。(见习记者植仁政)

条信息 每页显示 条 分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第跳转

扫码关注中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网
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